欢迎访问济南好梦助孕有限公司官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助孕知识 >

咱汝城方言,你知道多少?

发布时间:2022-08-03 11:51 关注人数: 来源:未知

  汝城方言研究   作者:xe?   关于汝城话的归属,笔者认为没有必要过分纠结其到底是客家话还是湘南土话或者赣语。因为没有任何一种方言不是过渡性方言,强行认定其为某种类型的方言毫无意义。   从汝城甚至整个郴州地区的地理位置来看,这一带的方言是不可能“纯粹”的(如果摒弃地域方言中心、权威论,抛开行政框架来看,任何“本原方言”都不是“纯粹”的,而是“进行的、混沌的”)。为了描述湘南一带方言概况,可以套用李如龙《汉语方言的比较研究》中的一个概念,那就是“离心性”。他认为像粤语方言就是典型的“向心性”方言,广州是粤方言区的经济文化中心城市,是权威性方言。故多种粤方言都在向广州话靠。“离心性”方言一般见于经济落后地区,故湘南粤北桂北三区都无权威性的代表方言。   文章可能过于枯燥,下面就简略的说一下汝城话的一些主要特点。   从声调上看,汝城话声调有5个(比普通话多一个),分别是阴平调、阳平调、上声调、阴去调、阳去调。处于一个正常的范围,湘南各地的方言声调数量大概在4-7个左右。客家话一般是6个声调,只有少部分地区是5个声调。   汝城古全浊上声字今一般读为去声,而全浊上和次浊上有部分字读阴平调,这个特征和客家话一样(在中山、珠海一些地方的客家话是次浊上读去声)。但是在资兴、宜章、桂阳、临武等地的土话中,也存在全次浊上归阴平的情况,资兴话更是多以常用字为主。同时这一点也是将汝城话划入客家话的一条重要标准,那为什么汝城西部的一些土话还是仍归“湘南土话”呢?是否出现了自相矛盾?这里可以看出汝城话乃至西部的湘南土话和客家话都共享有同一种特征。   文白读方面,汝城话比较丰富,在声韵调三方面都有文白异读的情况,客家话也有此特征,当然粤语,闽语都有此特征,并不能说明什么。这一点上,郴州其它地区的湘南土话占下风,这是由于西南官话的侵蚀导致的,这里不细讲。   汝城方言   从声母上看,一条最重要的特征是,古並定母字不论是平声还是仄声,今读一般为不送气清音(白读),这个特征多见于湘南土话和粤北土话,基本上南岭地区(不含官话)的方言都具有这个特征,就郴州市来说,汝城、临武、宜章、桂阳、资兴、永兴均有此特征。这与客赣类方言不一致,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客赣方言中的“大”一般是读成“泰”,即送气音。而汝城话和其它湘南语一般读“歹、打”之类的音,即不送气音。   汝城方言   从韵母上看,第一个比较突出的特征就是古咸山摄字今读脱鼻,简单的说就是“三”读“sa”,“年”读“nia”之类的。这和大部分湘南土话相同。比如资兴话和嘉禾话“三”读“so”。在部分湘语里面也是脱鼻的,当然湘语以鼻化音为主。第二个就是果假摄的一些字元音高化,比如“歌”字是一个果摄字,它在中古时期的音类似于“kɑ”。此时的舌位是在下面。而汝城话的“歌”字读“ku”,“u”和“ɑ”都是元音,“u”是后最高元音,“ɑ”后最低元音。类似的如“家课河”等字的元音都是读高元音“u、?”。这一特征见于周围的安仁、永兴、蓝山、临武等地。   汝城方言   从词汇方面看,汝城话保留了一些古语词。汝城话很多词汇其实都是有字的,不存在说方言就没有字,最好不要用方言的音去套与普通话相近的那个音所对的字。比如“你”是“尔”,但很多人写成“恩”,“恩”这个字从来就没有表示“第二人称”的意思。之所以出现这种原因,是因为音变,每种方言的演变路径都是不同的。陈第在《毛诗古音考》序里面就说:“盖时有古今,地有南北,字有更革,音有转移,亦势所必至”。再比如“他”是“渠”,而不是“唧/鸡”。之所以这样写,是因为汝城话的“渠”和普通话的“唧/鸡”发音太相似了。所谓的一些“古语词”其实也存在于其它的一些南方方言里面。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汝城的“外公”读“呆公”,正确写法可能是“姼公”,这一词和周围的方言一致,是湘南粤北地区比较独特的词,基本不见于其它区域。汉代的扬雄在他的《方言》一书中就曾记录:“南楚瀑匡之间,谓妇妣曰母姼,称父考曰父姼,郭璞注解为“音多”。至于为什么用在外公外婆身上,可能是转义了。另外,瀑匡也就是在古桂阳郡一带,大致范围在今天湘南粤北一带。   遗忘的方言,老去的故乡。   他乡的你,还会说汝城话吗?


上一篇:上一篇:The government是世界经济重要的一部分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推荐内容